舒窈

【骁艮】两心望如一

*脑洞源于生活【论长发的绝望】。OOC依旧。

*万年单身狗初涉甜文,请多指教。

北风其喈,雨雪其霏。

遖宿的凛冬总是分外难熬,每至路面结冰,伤者不绝于缕。为防意外增多,毓骁下旨停朝三日。

面对一年一度的闲时,自然珍视非常。是以早就传令下去,非唤不得相扰,违者必罚。

侍官们私下讨论,若冒进吵到王上,顶多几句训斥,吵到那位,后果是真·不堪设想。
想到此节,诸位均作鸟兽散。

百般制约【套路】后,遖宿王终于如愿以偿地睡了一个安生觉。

但某条心有不甘的小辫子顽强地硌着头,硬是把他从梦乡拽回现世。

抓起细看,许是夜间姿势不妥,形态不复平整。

按照从前的方法梳理,而那几缕似是铁了心要与主人作对,越缠越紧,几番掰扯下竟系作花结。

毓骁不禁怀疑,难道一国之君睡个懒觉都要接收来自上天的谴责?

如果当真如此,隔壁天权混吃等死惯了的那位怎么还能安稳到如今?

下意识看向一旁,身侧之人呼吸平稳,显是睡得正沉。

他素来浅眠易醒,加之昨夜折腾许久,此刻不能扰人清梦。

那么...与其理还乱,不如剪的断。

在折腾出更多声响前,撤。

抱着这样的想法,毓骁蹑手蹑脚起身下榻,行云流水一气呵成。

来来回回走走停停,近乎将寝宫翻了个底朝天,却还是找不到小小的一把龙刀。

我们的王上现在看上去非常平静,如果忽略寻找过程中被误伤,现如今仍四脚朝天的矮凳以及升起红云的耳廓。

矮凳表示,宝宝委屈但是宝宝不能说。

束手无策之际直想拔出太钶砍个利落,事实他也这么做了。

猫腰回到床边,当手触到剑柄时,闻得身后一声轻笑:“王上勿恼,稍等片刻。”

毓骁回头看去,他的艮卿撑头坐起,正以双眸回视。

脸颊不知为何烧烫起来,条件反射般望向某处,低声道:“是不是本王...把你吵醒了?”

“无妨,本也到该醒的时辰。”

微微正色:“王上即便着急,也要先把衣服披上,着凉的话可又嫌喝药麻烦。”

毓骁口中毫不退让:“连区区风寒都受不住如何能做我遖宿儿郎?”
手里却早将衣冠理正,“再说,你的医术,本王是知道的。”

“王上惯会说笑。”言语间来到台前,“好了,坐下。”

他站直立于毓骁身后,许是钉刑伤了筋骨的缘故,手指不论季节总是偏于寒凉,拂过面颊时不由让毓骁打个寒噤。

电光火石的瞬间自是没能逃过艮大人的眼睛,他心下了然,将双手插入袖中,待略微回暖后再行动作。

手指翻飞,灵巧如风。须臾间花结松开,发丝可辨。

“王上头发乱了,还是再重新梳吧。”

毓骁正欲开口传唤,却察觉身后数条辫子被一一解开,各色头饰贝联珠贯,摆了满盘。

仿佛洞悉他的疑虑,艮墨池温然回应:“王上既已决定闲人勿扰,那就不必唤他们进来。”

他眸中澄澈,隐约可见对方的倒影:“毕竟,君无戏言。”

语气却不容抗拒,“且让微臣一试。”

毓骁看他这般坚持,也只好颔首。

何况最后一句,根本找不到理由回绝。

遖宿地处偏远,风俗习惯与中垣迥然有异,国人多将头发编起以方便劳作。过些时日才解开清洗。

绑久后难免毛躁,散开仿佛像千里之外天璇王的波浪卷。

篦梳微微蘸水,将黑发抚平。

艮墨池甚少看毓骁黑发披肩的模样,一时愣怔。

毓骁从镜中窥见他的反应,忍不住笑生两靥。

他的心上人色不甚美,无非眉目如画。

那张端庄无波的面容上涌现过很多神情,意气风发,势在必得,虚与委蛇,孤注一掷。

少见的迷茫失神之态,眼下看来竟懵懂如稚子。

似乎,还挺可爱么。

若有眼尖的侍官在场,可以依稀辨出这般神态,上一次浮现还是慕容国主客居遖宿的时候。

世人多谓之:痴汉笑。

艮墨池已无暇顾及到毓骁心中所想,于他而言,眼下这编辫子才是天下第一要紧事。

操作时方知并不如想象那般简单,暗叹自己太过自信,
落到进退维谷之境。

只得凭着记忆中的样式交叉编制,所幸动手能力尚可,最终成品倒也颇具规模。

他端详着摇摇欲坠的发冠,伸手紧了紧,不禁哑然失笑:“微臣技艺生疏,只好委屈王上将就。”

“没有,很好的。”毓骁似是想到什么,蓦然迟疑:“本王又非女子之身,区区几根头发砍便砍了。墨池何须如此在意。”

艮墨池敛去笑意,语气疏离:“王上方才举动,可是要效法佛家拔慧剑斩青丝?”

心知先前情形已被尽收眼底,索性弃了往日斟酌,脱口道:“本王并非有意,乃情急之下一时冲动所致。就,别与本王计较吧。”

说罢微皱眉头添上一句:“嗯…能得墨池,甚是喜悦。”

眼前之人豁然展颜:“此生此世当随君左右,绝无更改。”

凑至耳边低吟:“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。等孩儿出世,也帮着编一个如何?”

他眼底笑意渐盛,蔓延至唇边:“唯王上之命是从。”

情若知所起,如何谈的一往而深。

枯木逢春,世间罕有。已是最佳的收梢。

目睹经过·被闪瞎了眼·全场最佳·矮凳。
不求东山再起,只想道一句:MDSG。

END?



才没有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自地坐起,未曾拂去雪白衣袍上粘连的尘土。

天边余霞成绮,染的残枝绯红,宛若盛时。

惊鸿一瞥是你,南柯一梦是你。

浮生未歇,缘何如此荒唐。

怎么,就不能让我做一回没有你的噩梦呢。

真·END

愿诸位看官新春嘉平,万事皆如意。

评论(3)

热度(47)